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三国建座城在线阅读 - 第150章 不要卖姐姐!

第150章 不要卖姐姐!

        苏木将张辽二人推出房门之后。

        也是“吱呀”的一身关上了房门。

        门外的张辽还想再劝几句。

        但是看着关上的房门也只能是无奈的笑笑。

        他扭头望了一眼面色有些凄然的小侍女。

        摇着头笑着说道。

        “走吧!我这主公,不近女色……”

        苏木背对着三楼雅间的房门站在房门口。

        “咚咚咚……”

        外边传来了张辽二人下楼的声音。

        直到张辽二人下楼的声音远去之后。

        苏木才又绕过屏风坐回到了雅间内的案几旁。

        他面色凝重的拿起水壶要给自己倒杯水。

        但是水壶中的水刚从壶嘴冒出来。

        苏木的手就一抖。

        从壶嘴中冒出的温水一下子绕过了案几上的水杯。

        浇洒在了案几上。

        苏木连忙抬手。

        停止了手中水壶的倾倒。

        苏木也是倒了一半才想起来。

        这壶水,就在刚才被张辽嘴对嘴的喝了半壶。

        “别人染指过的东西,我不想要!”

        苏木轻轻的将水壶放回到了案几上。

        然后随手拾起了案几上放置的布巾。

        轻轻的擦起了案几上的水渍。

        柔软的布巾一点一点的将案几上的水渍围了起来。

        一滩水就那么困在了那布巾之中。

        苏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眼睛盯着那滩水竟是出了神。

        他也是想起了自己在席间对那小宦官的试探。

        小宦官多喝了几杯酒水之后。

        也是和苏木说起了他能接任马邑县县令的原因。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蔡邕送进朝中的那封信。

        本来苏木作为一个流民。

        即便是献上了自己发明的曲辕犁。

        也是没有资格做官的。

        能有五百贯钱和一份嘉奖文书已经算是给经手人王允的面子了。

        直到蔡邕的那封信被有心人送进了朝中。

        蔡邕也是在信中提起了苏木的出身。

        蔡邕信誓旦旦的说苏木就是出自赵郡苏氏。

        是那已故的并州刺史苏章的后人。

        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不愿再提起自身家世云云。

        那朝中与蔡邕交好的士人见到这封信后。

        也是大力的为苏木扬了扬名。

        流民苏木发明了曲辕犁。

        和世家子苏木发明了曲辕犁。

        对于世家的意义是不同的。

        若是能将这份功劳揽到世家身上。

        又何乐而不为呢。

        由蔡邕作保。

        也是没有人愿意出头反驳蔡邕。

        毕竟蔡邕此时的名声地位在哪里。

        通过朝中士人们的合作。

        运作一个边郡小小的县令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就这样。

        苏木从一介流民,编制外的别部司马一跃成为了士人中的一员。

        成为了这马邑城的主人。

        苏木想到这里也是突然想起自己还要喝水。

        他拎着水壶起身走到门口。

        轻轻的推开了雅间的房门。

        “吱呀……”

        苏木刚推开房门就被门口的黑影吓了一跳。

        “卧槽……”

        苏木不经意间也是脱口而出了一句经典词语。

        门口候着的正是两个铺子中的伙计。

        “你俩站这儿干嘛?”

        苏木拎着水壶有些疑惑的朝着门口的伙计问道。

        “这楼上的雅间还有其他客人?”

        苏木说着话也是探头出去朝着两边的雅间望了望。

        “这也没人啊?”

        苏木说着话也是疑惑的盯着那两个伙计。

        “主公,是苏掌柜的见张县尉将那……将那个小侍女带走了……他骂骂咧咧的就让俺们两个上来伺候了……俺们……俺们上来也没敢敲门……怕打扰到你……”

        苏木站在那里。

        听着面前的一个小伙计磕磕绊绊的说完了这段话。

        也是有些哑然失笑。

        他在心中猜想。

        一定是苏良看见那张辽带着那小侍女走了。

        他还以为是张辽小气不愿意留人照顾苏木呢。

        所以也是赌气似的派了两个伙计上来侯在了门外。

        苏木摇了摇头笑着对着那两个呆呆的伙计说道。

        “给,去给我打壶水来,顺便告诉你们掌柜的,张辽带来的那个小侍女是我让他带走的,我这里暂时不需要人照顾,你们给我送完水也下去忙乎去吧……”

        “是!”

        那两个伙计听苏木如此说。

        也是露出了笑脸。

        “噔噔噔”的一路小跑就下了楼。

        第二日一早

        苏木也是早早的就从床榻上起来了。

        此时天才刚刚亮起。

        大约也就是卯时刚过的样子。

        苏木睡眼惺忪的走到门口简单的抹了两把脸。

        随后他有些费力的开始穿起了衣服。

        他支棱着手脚穿着衣服。

        却是总觉得穿的不是很舒服。

        “这人啊,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苏木费力的扣好了一个扣子。

        然后低声嘀咕道。

        “昨日被那小侍女一打理,就觉得穿衣服太省力了,此时自己再动手,唉,难喽!”

        苏木今日里之所以起这么早就是要早早的送那王元出城去雁门郡郡治阴馆城上任。

        他费力的穿好了衣服。

        站在铜镜前正了正衣冠。

        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房中还得是有人伺候着,只是世家送进来的人不能要……”

        苏木低声说了一句。

        也是将寻找侍女的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他收拾妥当之后。

        也是“噔噔噔”的走下了楼出了铺子。

        此时张辽已经早早的带人侯在铺子外了。

        由于今日里是私人关系送别。

        所以苏木、张辽和他带着的官差都未穿官服。

        苏木几人穿着一身便服从府衙门口接着王元的队伍出了城。

        阴馆城在马邑城的东南方向。

        所以苏木几人也是护送着那王元一直出了东城门。

        苏木在那东城门外与王元寒暄了几句。

        也是目送着那王元的背影离开了马邑城。

        此时天已大亮。

        东城门外来来往往的全是进出城的行人。

        苏木一身便服的站在人流中。

        有些感慨的回望着身后的马邑城城门。

        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苏木就从一介流民变成了这马邑城真正的主人。

        苏木笑着望着马邑城的城门就要回去。

        只是他刚走了两步。

        就听见远处传来了一阵孩童的哭闹声。

        “爹爹,你不要卖姐姐,爹爹,我以后少吃点,你不要卖姐姐……呜呜,不要卖姐姐……”

        苏木听见了那孩童哭泣的声音之后。

        也是皱着眉头朝着声音来处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