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三国建座城在线阅读 - 第162章 你也要交税?

第162章 你也要交税?

        张用和吕布这二人口中的话刚说出口。

        在运粮队后边的行商队伍中就此起彼伏的发出了吸气声。

        “嘶……”

        “那运粮队的东家竟然是这大同城的主公?”

        “怪不得那些运粮队的护卫那么悍勇……”

        “是啊,是啊!”

        “那东家年纪轻轻的竟然置办下了如此大的产业?”

        那行商队伍中的议论声先是传到了二狗子和麻子等人的耳中。

        二狗子听着那些行商的说话声。

        也是暗自的翻了一个白眼。

        “哼!一帮没见过世面的庄户人……”

        二狗子的话音刚落。

        站在他身边的麻子也是笑着说道。

        “嘿,你这乡下的二狗子现在也是抖起来了?”

        那麻子听别人夸赞苏木。

        自己内心中也是得意。

        “不知道是谁,当年刚到这大同城时,爬着也要上灶台上喝几碗粟米粥……”

        “诶,老什长,你给我留点面子……”

        那二狗子见自己麾下的士卒听了麻子的话都低头笑了起来。

        也是有些焦急的扭头望着麻子低声恳求道。

        不提二狗子和麻子之间的打趣。

        只说那苏木身旁的张延。

        此时听闻张用和吕布叫苏木主公。

        再一结合苏木此时做派。

        他也是想明白了。

        一路上护着自己的运粮队东家就是这大同城的苏城主。

        “我这一路上都说了啥?”

        张延此时望着苏木只觉得自己脑中一片眩晕。

        若是可能。

        他真的很想就在苏木面前晕死过去算了。

        免得自己现在尴尬的想要用脚趾在地上抠出一套房来。

        “东家……你……不是……苏城主……我……”

        张延脑袋晕乎乎的想要和苏木说些什么。

        却已经是组织不起来语言去和苏木说了。

        苏木也是笑着看着自己面前涨红了脸的张延。

        “哈哈哈,张掌柜的不必如此,你我同路相伴而行,都是路上互相扶持的行商,没有什么身份地位之分……”

        苏木已经是尽量让自己的笑容和语气和蔼了一些了。

        可是那张延一听到苏木说和自己相伴而行几个字。

        就在脑中回想起了自己大言不惭的和苏木说着苏城主的那些事。

        如果地上有个地缝。

        那张延现在一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苏木看着张延的样子。

        也是不再将目光盯在张延的身上。

        不然那张延很可能在苏木面前。

        因为脸庞充血血管爆裂而死。

        苏木挥了挥手。

        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士卒就上来牵着张延胯下的驽马回到了队伍的后边。

        苏木见张延走后。

        也是冷着脸朝着张用和吕布说道。

        “哼,马邑城到大同城短短的一段路上,竟是有上百个劫匪在袭击过路的行商……”

        苏木说着话,也是跳下了马车。

        来到了张用和吕布的身前。

        他看着面前弯腰低头的二人继续冷声说道。

        “平时我就告诉你们要保护好这条商路,以战带练……你俩说说,你们俩是怎么练的?练来练去给我练出来几百个劫匪是么?”

        苏木说完话也是背着手站在张用和吕布身前等待着两人的回答。

        张用作为大同城中的斥候队队率。

        自然是要对这件事情负责的。

        毕竟是他没有探查到那些劫匪的消息。

        导致差点连累苏木的运粮队陷入到险境之中。

        “主公息怒,是某带队不察,是打是罚某都认了,只是希望主公能再给某一个机会,某一定会带人掏了那些劫匪的老巢……”

        苏木听着张用说的话,也是没有立即表态。

        而是稍稍转身将目光盯在了吕布的身上。

        那吕布本来不想出头发声。

        毕竟探查消息的责任都是有张用在担着。

        自己在这件事上并没有什么错处。

        可是苏木不说话的盯着自己。

        他也是觉得有些不适。

        “那个,主公,某愿随张用一起剿灭那些胆大包天的劫匪,还马邑城到大同城的商路一片安宁……”

        苏木见吕布也发声表态了之后。

        也是冷哼了一声说道。

        “哼,咱们的事业才刚刚起步,我希望大家都能通力合作,不要躲事怕事……”

        苏木冷冷的敲打了吕布一句之后。

        “你俩好好合作,拔掉咱们商路上的那些劫匪老巢和据点,同时也要注意甄别,手上沾血的杀了也就杀了,但若是普通的流民,还是少造杀孽,争取能引着他们回到城中屯田做工,也算是给了普通流民一条活路……”

        张用和吕布听了苏木的话后。

        也是抱拳应“是!”。

        随后二人见苏木并没有其他吩咐了。

        也是带着自己麾下的人马一溜烟的跑远了。

        他们此时心中充满了怒火。

        那是被苏木冷言批评的怒火。

        这股怒火在大同城是无处发的。

        只能是找到那些劫匪的老巢。

        然后将心中的怒火撒在那些劫匪的头上。

        苏木站在马车旁。

        看着张用和吕布气呼呼的离开了。

        他也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看来路上遇见的那股劫匪。

        这一次想要从吕布的方天画戟下活下来。

        是有些太难了。

        张用和吕布带来的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

        苏木也是一马当先的引着运粮的队伍来到了那大同城门外。

        此时那张延也是平稳了心情。

        一路小跑的撵了上来。

        这一次他不再是来与苏木介绍大同城了。

        相反,他此次过来竟是连抬头看苏木一眼也是不敢了。

        他现在之所以要硬着头皮跑上来。

        也是因为他要交城门税而不得不来。

        那张延刚跑到门口。

        就见到了震惊他内心的一幕。

        那年纪轻轻风度翩翩的苏城主。

        竟然也是亲自走下马车去城门处缴了税。

        而那些守门的士卒和税丁竟是一点都不意外。

        “啊?什么情况?大同城城主也要交税?”

        张延目瞪口呆的瞪大了眼睛震惊的望着交税的苏木。

        苏木交完税回身时也是看见了身后张着大嘴的张延。

        他看着张延那震惊的样子。

        也是觉得有些好笑。

        “张掌柜的,在吃风么?”

        苏木怕那张延畏惧。

        也是笑着出声调侃了一句。

        直到苏木说话的声音传到那张延的耳中。

        张延才反应了过来。

        “不……不是……我来交税……”

        那张延慌张的将一把铜钱扔进税箱中。

        然后又低着头跑回到了队伍后方。